当前位置: 首 页 > 劳模新闻 >

原三九集团董事长赵新先被拘 曾是全国劳模

时间:2005-12-13 00:00来源:华商网 编辑:赵宇明 浏览:
  

原三九集团董事长赵新先被拘 曾是全国劳模

  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一年半之后,64岁的原三九企业集团董事长赵新先再次成为新闻焦点。权威消息人士向记者透露,赵新先已被深圳检方刑事拘留,关押于深圳某看守所;其被捕日期约在11月20日,系被来自广东的执法人员以“协助调查”名义,从北京带回深圳。

  这位曾经的“全国劳动模范”、“军队优秀企业家”和“中国改革十大风云人物”,此刻正蹈向其辉煌人生的最大一次危机。他的上一次黯然退场,是在一年半前的2004年5月16日——当天,时任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记的李毅中在深圳三九集团总部宣布其离休。 

  赵留给后任的,是一个在既往19年创业史中,以日益突飞猛进的并购扩张打下的庞大企业集团。它是直属国务院国资委的“央企”,有着逾200亿元总资产、400余家子公司和三家上市公司;涉足药业、农业、房地产、食品、汽车、旅游等“八大产业”,是国内最大的中药制造商,连续多年的中国500强企业。

  然而,貌似强大的背后已然危机四伏。

  三九集团的首次危机爆发于2001年8月,中国证监会对其最核心企业三九医药作出通报批评,披露上市三九集团占用旗下上市公司资金高达25亿元;2003年,三九集团再陷债务危机,多达21家债权银行开始集中追讨债务并纷纷起诉,“三九系”整体银行债务被曝高达98亿元。

  自去年5月赵新先离任以来,他的继任者、由国资委委派的孙晓民一直在主导三九集团重组。这场“瘦身重组”以剥离辅业、力保制药主业为特征,迄今已将三九生化、三九发展两家上市公司剥离,同时售卖早年大举并购的连锁药店、房地产等多个项目。

  ■貌似强大的背后早已危机四伏,表面的国有产权和事实上的个人王国的矛盾性,贯穿着三九的发展史。

  ■多位知情人都如此评价赵新先:志向宏伟,行事果敢,但对企业缺乏规范管理和监控,财务上完全是他一枝笔说了算。

  ■如今三九医药巨额资金被占依旧,而风传已久的“国资委拯救”以及境外战略投资人重组,亦难见进展。截至目前,“三九系”整体对银行的负债总额已增至107亿元。 得失之间,也许只有赵新先自己才能有深切体会。

  双面赵新先

  此番赵新先及其亲信因涉嫌经济问题而被捕,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外界对他的印象。

  在2004年5月离任前,赵新先一度在三九集团身兼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和首席执行官四职。这位掌舵三九长达19年的创业元老给外界的一贯印象,是在产权层面上的“漠不关心”,甚至是“公而忘私”。

  文职军人出身的赵新先于1985年创办深圳南方制药厂,挂靠于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后者出资500万元,但赵及其创业团队则为诞生之初的南方制药厂贡献了至关重要的三项发明——“三九胃泰”、“壮骨关节丸”和“正天丸”。

  1987年,南方制药厂正式投产,当年即告盈利1000万元。1991年,南方制药厂脱离广州第一军医大学,转投解放军总后勤部。后者将下属新兴企业集团在深圳的酒店、贸易公司等资产划拨,与南方制药厂资产共同注入新成立的深圳三九实业总公司,后又变更为三九集团。

  赵新先一直拥有“文职二级”的军籍,工资待遇相当于中将。而三九集团这个富有明显个人创业色彩、以自身积累发家的企业,也一直挂着总后勤部直属军企的头衔。即便在1991年挂靠总后勤部之后,三九集团也一直在赵新先个人引领之下前行。

  1998年末,在中央“军企脱钩”的大背景下,三九集团脱离总后,转而挂靠国家经贸委,并在2002年机构改革后最终由国务院国资委管理。回溯1985年以来长达13年的军企生涯,三九集团无论在公司运营、企业管理还是人事任免上,都更像一个“赵氏企业”。三九以民用药品起家,运作本已相当市场化;加上赵的资本经营观念和极大的企业经营自主权,更是充满民营企业的显著特征。

  赵本人曾在很多场合表示,总后勤部对三九的管理,“原则上只管我一个人”。1998年12月,三九脱离军企后不久,赵新先曾表示,有关个人持股问题,在政界是个敏感问题,在经济界是认为有必要解决的问题,而对他来说则是无所谓的问题,“因为我是共产党员,给不给股份都会积极干。”那以后,他还向熟人说过,“三九是我做大的,MBO多此一举。”

  2001年,赵新先已年届六十,当年8月曝光的三九医药25亿元资金占用事件,一度令其退休问题摆上前台。外界再度关注赵退休前在三九集团的产权明晰问题,他在当年年底接受记者采访时再次表示:“这个问题关键就是不能我考虑。明白吗?而要我的婆婆考虑!要三九的主管部门他们来考虑!”

  这种视企业为己出、视三九为个人意志化身的惯性思维,一直被视为赵新先本人最终在三九集团产权上一无所获的根源。但在另一方面,长达13年的显赫的军企身份,以及之后转投国务院国资委所获得的同样显赫的央企身份,也为三九以巨额银行贷款支撑的大举扩张提供了极大便利,并为赵新先在日益庞大的“三九王国”实现自我意志输送了巨大能源。

  得失之间,也许只有赵新先自己才能有深切体会。

  “20年的糊涂账,查出问题是必然的。”

  三九乱相

  表面的国有产权和事实上的个人王国的矛盾性,贯穿着三九的发展史。一位现任三九集团高管表示,上述矛盾直接导致赵新先及其引领的三九“追求规模最大化而非效益最大化”的发展路径,这是一条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失败的路径。自1992年以来,三九集团经历中外合资、增资扩股、买壳上市、自行上市等一系列重大资本运作,一向是财源滚滚;其资本扩张步伐,尽管曾在1997年因亚洲金融危机而有所放缓,也曾在2000年因遇股市低迷而陷入徘徊,但都在关键时刻获得充裕资金补给,之后更是惯于向银行大举借贷,从而维持其十余年来高歌猛进、一派兴盛的表象。

  然而,盛极而衰的时刻终于在2001年到来了。因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而遭证监会通报批评并立案稽查后,三九危机接踵而来,“八大产业”的高调、并购扩张的步伐戛然而止。而这一切,最终在2004年5月伴随着赵新先的离任而彻底终结。但离任并不意味着免责。早在赵离任前,外界即有其即将被“双规”的传闻。但随后,国资委对赵新先作出了“40年如一日,为中国中医药事业,为三九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的评价,“双规”传闻不攻自破。

  尽管如此,对于赵的离任审计至今未结束,配合三九集团整体重组的清产核资也在进行当中。据闻,国资委委派的审计人员至今仍驻扎在位于深圳的三九大酒店。

  “20年来,赵新先在三九集团的个人烙印太深,财务上完全是他一枝笔说了算。”一位现已离职的原三九集团高层告诉记者。“其实三九财务太乱,对于5000万元以下的资金流向,赵自己也未必清楚。但他批出去的钱如果出了问题,必定要牵扯到他。”

  接受采访的多位知情人都对赵有如下评价:志向宏伟,行事果敢,但对企业缺乏规范管理和监控,财务管理尤其混乱。

  一位曾参与三九集团重组审计的会计人员告诉记者,三九集团从总公司到分支公司共设五级,但至第三级后,管理就已完全失控。“20年的糊涂账,查出问题是必然的。”上述人士说。

  而今三九集团所面临的,一面是继续审计,一面是艰难重组。

  漫长重组

  遭遇危机后的三九重组,早于2003年即已启动,当时赵新先仍在任上。参与当年清产核资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由于账目混乱,资金流向不明,对于三九集团的总体资产情况,清查人员往往费尽力气也只能得到一个模糊的概数。

  当年的重组思路有二:一是理顺产权完成转制,二是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解决资金危机。前者,曾专门针对赵新先及其创业团队做MBO方案设计;后者,则以三九集团名义,积极与印尼最大的财团力宝集团洽商引资。

  “但这个时候,国资委已经想换掉赵了,MBO方案最终被搁置。”知情人说。此刻,已是赵新先在三九集团曲终谢幕之时。三九重组转由国资委统一安排,三九与力宝的股权转让亦告辍止。接替赵新先出任三九集团董事长的孙晓民自履新以来,多给外界以低调稳健的印象。在其操盘下,三九集团遵循国资委统一部署,以优先解决集团对三九医药的资金占用为前提,同步进行“主辅分离,辅业改制”的重组,此即外界所称“瘦身式重组”。

  今年10月,孙晓民在三九集团内部座谈会上坦承,目前三九与债权银行的谈判虽已到最后阶段,但债务危机并未解除。因重组工作拖延时日,不仅阻断了集团的融资通道,也令部分员工感到前景渺茫。三九债权银行向媒体披露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三九系”整体对银行的负债总额已增至107亿元。据《财经》

  三九“教父”怎么才被抓?

  昨天,“三九集团‘教父’赵新先”已经被拘的消息,在业界突然传得沸沸扬扬。显然,大家最感兴趣的是,这个一直以清廉、勇于创新自居的老先生,去年才被国务院国资委宣布光荣离休,怎么如今又身陷囹圄?

  “这还不简单,那么大的国企让他干成这样,我就纳闷怎么现在才抓他。”朋友的一席话看着没啥道理,不过细品之下也真是那么回事。资料显示,如今的“三九”大厦早已倾斜。光外债就欠了107个亿,去年被银监会列上属于企业内部关联担保、不良贷款额度过高的企业黑名单。企业成了这样,“教父”是不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集团这样,而下属企业更是惨不忍睹。不说相对透明的三家上市公司被三九集团占用巨款数目惊人,就说其它的小公司更是满目疮痍。据悉,2004年集团纪委接发文称,发现部分下属企业领导动用本单位资金,以个人或亲属、朋友的名义持股注册公司,进行关联交易。有的将本企业产品委托关联公司生产,套取加工费;有的将本企业利润转移到关联公司,抽逃本企业利润;有的将本企业产品低价委托关联公司销售,赚取差价等等。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教父”自然要为手下为什么出了这么多硕鼠付出代价。

  如今,三九集团已经换了掌门人,也有消息称管理层和集团本身也正在努力扭转颓势,虽然是亡羊补牢,但愿为时未晚。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正如朋友所指的,如果早点按住“教父们”的双手,哪还有今天?本报记者 李雁程

  ■新闻链接A

  三九旗下上市公司走势平稳

  本报讯 三九集团原董事长赵新先已被深圳检方刑事拘留,关押于深圳某看守所。三九系上市公司昨日仍然正常交易,市场表现平稳。截至收盘时止,三九医药(000999)当前价3.27元,上涨0.93%;三九生化(000403)当前价3.15元,上涨0.64%;三九发展(600614)当前价6.75元,下跌1.46%。

  有专家分析称,由于前期“赵新先离职”造成的负面影响,三九系上市公司的股价已被腰斩,市场方面对此已经充分消化。而今“赵新先被拘”,市场反应并不消极,没有出现大幅抛售股票的局面,投资者更看重的是三九系公司未来的重组和股改进程。但是,此事会否延缓重组进程?会否进一步降低“三九系”整体的信贷融资预期?更甚至会否引出更大的财务黑洞?仍然是个不得不防的未知数。

  ■新闻链接B

  三九企业集团简介

  三九集团组建于1991年,由原国家经贸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批准成立。集团前身是深圳南方制药厂,目前是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直接管理的国有大型中央企业。公司旗下拥有三九生化(000403)、三九发展(600614)、三九医药(000999)三家上市公司,以及近200家各级子公司。

  1985年深圳南方制药厂组建成立,1987年正式投产。1991年,南方制药厂脱离广州第一军医大学,转投解放军总后勤部,总后勤部将下属新兴企业集团在深圳的酒店、贸易公司等资产划拨,与南方制药厂资产共同注入新成立的深圳三九实业总公司,后又变更为三九集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