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劳模资料 >

王洪祥 “扫”出来的全国劳模

时间:2009-03-23 00:00来源:辽沈晚报 编辑:尹利科 浏览:
  

王洪祥 “扫”出来的全国劳模

 

  “从部队复原,我成了一个‘扫大街的’,我心里也失落过。当别人都认为扫大街是一份不值得荣耀的工作时,我舍弃了相对轻闲的工作,主动申请去扫街。有人说我傻,有人说我没有上进心。可是,我就是认为,扫大街也能扫出一个名堂来。 ”——王洪祥

  《辽沈晚报·铁岭版》(以下简称晚报):

  2005年4月,您到北京开劳模表彰大会时,据说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

  王洪祥:(笑)那是我到北京的第二天。4月30日上午,我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劳模一起走进人民大会堂。参加会议的劳模大多数都非常注意细节,也有个别代表遗落了纸屑等废弃物。我出于职业习惯,下意识地弯腰捡了起来放进了果皮箱。旁边一位会务组的工作人员问我:“你肯定是环卫系统的,从哪儿来的啊? ”我非常自豪地告诉他:“我是铁岭市环卫处的职工。 ”

  晚报:生平第一次见到国家领导人,当时你的心情是怎样的?

  王洪祥:当然是非常兴奋和激动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接见全体劳动模范,我和大家一道鼓掌,眼前的领导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那天,劳模和领导人拍摄的照片足有5米多长,这也是我一生中最为珍贵的照片。

  晚报:复员后去扫大街,这样的角色转换,心理上能接受吗?

  王洪祥:说心里话,当时真觉得有点不平衡。我让我媳妇做了个大口罩,生怕见到熟人。不过后来,我的心慢慢踏实下来,我开始找扫街时的窍门,感觉扫街也是一种乐趣。其实,一个人最怕的是把工作当成负担,而不是一种快乐。

  晚报:曾经有一个时期,你被调到垃圾处理场,后来怎么又重返清扫岗位?做一线工作很辛苦,您应该体会过的。

  王洪祥:当时领导也是照顾我,参加工作一年多以后把我调到垃圾处理场上班。在垃圾处理场,我是上一天班歇一天,平时还能做点小买卖贴补家用。不过,相对轻闲的工作反而让我觉得不自在,我就主动申请回去扫大街。

  晚报:主动申请?家人同意吗?

  王洪祥:那还能同意?几乎所有人都是反对的。领导不理解我,爱人骂我没出息,说我“一点上进心都没有”。可是,我就是认为,扫大街也能扫出个名堂。

  从1997年开始,我负责驻跸园到第四高中的这个路段。这是铁岭的“门面”,不能让外地人对铁岭“门面”有什么不好的印象。我就开始研究扫地的技巧:像“顶风排面,顺风扫”啊,就是我在这条路上“扫出来”的心得;下雨了,为了防止下水井堵塞淤积泥沙,我穿着雨衣挨个雨水箅子清理,就怕雨水箅子被脏东西堵住;小商贩乱丢垃圾,我买塑料袋让他们装好我再去收,但有很多人不理解我,好听点儿的就说:“俺不祸害,你不就下岗了嘛? ”遇到不讲理的人,那就直接对我骂上了。

  还是那句话,要干就要干好,要干就要干到底。我的工作也得到了社会和领导的认可,在这条路上“扫出”了全国劳模。

  晚报:2009年,您当选新一届的市政协委员,政协会上您都递交了哪些提案?

  王洪祥:(笑)大部分都和我的本职工作有关。其中一个是,建议我市设立“环卫节”。这一地方性的节日,全国各地很多城市包括沈阳都已经设立了,一般是以石传祥受刘少奇接见的时期10月28日为“环卫节”。我认为,设立“环卫节”有两点好处:能提高环卫工人的社会地位,还可以营造一种尊重环卫工作的社会氛围。像一些城市,设立“城市美容师”荣誉称号,能评上“城市美容师”的环卫工人可享受市级劳动模范的待遇。

  还有一个提案是,做好新城区公厕规划的提案。每个建筑工地在施工时都要负责在附近建一座高标准的水洗公厕,这不需要追加投资,仅仅是用建筑工地上的边角料就能建几个公厕。

  晚报:市政协委员的职责和原来的环卫工作有所不同,您觉得怎样才能履行好市政协委员的职责?

  王洪祥:政协委员最主要的义务是参政、议政,尤其是我这种来自一线的政协委员,更应该多提提案,把基层民众的声音反映上去。我总感觉任何工作的道理都是相通的,扫街讲求细致,不留死角,当政协委员应当深入基层,反映最基础的民情民意。

  晚报:新城区环卫工人用的扫把都绑上了尼龙丝,这是您的发明吗?

  王洪祥:说实话,这可不是我的“专利”。每年全国劳模都有外出疗养的机会,我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会特别留意当地的环卫工作。一次在哈尔滨,我看到了这种特殊的扫把,感觉扫起路来特别管用。但他们的尼龙丝绑得比较少,回到铁岭后,我把他们的做法进行了改良,把尼龙丝绑得更密了,像一个拖布,扫起来的效果更好。

  很多人觉得扫街没有技术含量,其实干一行有一行的窍门,你得琢磨,不能光卖力气不动脑。新城区的环卫工人需要技术培训,我每次去检查工作时,都要手把手地教他们如何扫得更好。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