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 劳模资料 >

劳模宋先钦:一诺千金

时间:2011-09-30 14:59来源:未知 编辑:小吴 浏览:
  

  历时10年,宋先钦终于还清了自己主动承担的村办集体办企业亏损的30多万元债务。然而,为了还清这笔债务,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如今,已经还清债务的宋先钦生活得怎样呢?8月初,记者专程赶到他所在的辰溪县后塘瑶族乡莲花村采访这位省劳模、老“村官”。

  村办企业倒闭,留下近20万元债务

  从辰溪县城驱车近两小时,记者终于到达了后塘瑶族乡莲花村。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轻易地找到了宋先钦老人的家。听说记者来采访,清早就到田里劳作去了的宋先钦匆匆赶了回来。

  65岁的宋先钦如今过上了幸福的日子,家里条件好多了:他耕种的30多亩粮食就可获数万元;他发明的砧板,年销售纯利达10万元左右。

  2002年,宋先钦花了10多万元在老宅旁边建了一栋新楼房。他对记者说:“以前,儿子们辛苦帮我还账,现在我要给他们做点弥补。”

  时间回溯到1984年。在脱贫道路上举步维艰的莲花村人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宋先钦。附近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宋先钦是个能人:他曾先后担任过乡制药厂厂长、柑橘场场长、鞭炮厂厂长,懂经营会管理;家里还自办砖瓦厂,是村里第一个“万元户”。当年6月,宋先钦被选为村支书。从此,踏上了带领村民致富的道路。

  经过论证考察,莲花村集体同意办瓷砖厂。1990年的11月2日,该村通过信用社贷款、村民集资,凑足了18.5万元,兴建起了村办企业“湘西莲花瓷砖厂”。然而,由于设备不过关,生产出的瓷砖表面粗糙,规格不一,销不出去。技术专家告诉宋先钦,要生产出合格的瓷砖,需要更新设备。而更新设备,至少得五六十万元。

  旧账未还,信用社不同意再贷款,村民们也再没钱集资了。这样,厂子只能倒闭,村里从此负债近20万元。当时尚未解决温饱问题的村民,根本无法承担如此巨额的债务。

  全家走上悲壮还债路

  1991年5月22日,是宋先钦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当天晚上,莲花村召开村委扩大会议,商量厂子倒闭的善后事宜。与会人员除村干部外,还有党员和小组长。集体办的企业亏损了,毫无疑问应该由集体偿还债务。时任后塘乡党委书记建议将债务按各人责任大小,分摊到全村干部和村民头上,并给出初步意见:村干部每人负担8000元,党员和小组长每人负担600元,普通村民负担10元。宋先钦当场表示,自己带头集资的2万元可以不用还,另外再为村里承担8000元的债务。

  然而,会场内仍鸦雀无声,无人响应。

  见此场景,宋先钦心情异常沉重——他不愿意看到村民从此背上沉重的债务包袱。于是,他站起来补充说:“我是村支书,是主要决策人。办厂失败,决策失误,我负全部责任。所有欠款,包括村民的集资款,由我一个人偿还。”这掷地有声的话震撼了全场,原本低头不语的人都缓缓抬起头,用讶异的眼光看着他。见大家有怀疑,宋先钦又说:“如果我8年还不起,就用10年来还,总有一天我会还清的。”

  “我当时想我是村支书,不能因为债务的事弄得村民们艰难度日。另外,我也担心如果村民认为这是集体的债务而拖着不积极偿还。”接受采访时,宋先钦对记者如是说。

  这笔账面数字为18.5万元的巨款,10年连息带本要还30.46万元。当晚12点,宋先钦开完会回到家,告诉家里人自己作出的决定时,老伴叶腊梅听到这个“天文数字”,当场吓得哭了起来。

  大儿子宋成林只好安慰母亲:“妈,您放心。我是长子,爸爸还不了就由我接着还,如果我还还不完,就由我的儿子还。”大儿子的这句话给了宋先钦莫大支持。

  从此,宋先钦一家人踏上了一条悲壮的还债之路。10余年艰辛的还债历程,他留下了一本本帐簿、一摞摞收条。

  为还债,他失去了一个儿子和

  一个孙子

  为了还债,宋先钦变卖了自己所有的家产,并建简易砖厂烧砖卖。1993年10月4日,宋先钦从县里开会回来,不顾长途奔波劳累就上了砖窑。他突然头重脚轻,一头栽了下来,摔断了三根肋骨,昏迷了四五个小时。面对卧床不起的父亲,即将卫校毕业和高中毕业的二儿子宋盛林和三儿子宋礼林做出了改变他们一生命运的决定,私自退学了。宋先钦含着眼泪,却深感没有办法。

  这年年底,宋先钦一家偿还了村里的第一笔债务——信用社的贷款利息八千多元。这一年的春节,他们全家只吃了白菜萝卜。

  宋先钦的大儿子宋成林在家里烧了一年砖后,觉得父亲所欠的账目太大了,光靠砖厂的收入不知要到哪一年才能还清。于是,从未外出打工过的他背上行囊去了珠海。尽管最初每月只有300元工资,但他除了留点生活费外,其余全部攒了下来。在外打工三四年,宋成林给家里寄回了5万元。

  为了尽快还清村里的债务,宋先钦又申请办了一家鞭炮厂。1992年农历四月初六清早,宋先钦一家忙着上山抢耕水田,因为走得急,没有来得及把家里做鞭炮的火药放好,两岁的孙子在玩火时,不慎引爆了火药,当场被炸死。

  2003年,宋先钦最钟爱的小儿子宋礼林也因积劳成疾离开了人世。

  说起儿子和孙子,这位坚强的老人不禁老泪纵横。他说:“我从没后悔过当初的决定,只是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儿子和孙子。”

  两个至亲的去世,让宋先钦的体重由原来的65公斤多下降到了50公斤左右,原本乌黑的头发也几乎在一夜之间全白了。但这并没有使宋先钦放弃还债,他依然常常深更半夜独自一人跑到砖厂,摸黑工作。

  在宋先钦看来,妻子叶腊梅在他还债问题上起了顶天立地的作用。她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经常要挑着几十公斤的货物到集镇上去摆地摊。为了能省钱,她舍不得坐车,每次赶集都挑着担子步行,饿了就吃从家里带的两个红薯充饥,就连一碗0.5元的米豆腐都舍不得吃。

  事迹被拍成电影、编成话剧

  县领导得知宋先钦的情况后,曾对他说,收回你那句话吧,瓷砖厂可以按破产企业申报,信用社也可以将贷款一笔勾销。但宋先钦不同意,理由十分简单——“不能让国家受损失!”

  1995年,辰溪县委想提拔宋先钦担任分管财贸的乡党委副书记,但他考虑到在乡政府工作不利于自己通过劳作还债,因而,没有去上任,而是继续担任村支书。

  2000年12月28日,同样是宋先钦永远不能忘记的日子。这一天,他分别将2000元、800元送到了老村干部宋文云和村民凃莲花手中,还清了最后一笔村民的集资款。宋先钦算了一下,10年来,他连本带息,共还了30.46万元。

  “这一天我感到最舒服,最高兴,终于可以喘口气了,有一种终于到达目的地的轻松感。”宋先钦说。家里为此还杀了只鸡,很少喝酒的他也喝了点酒。

  2001年,宋先钦考虑到自已年近六十,身体又不好,便辞去了村党支书一职。虽然辞了职,但宋先钦依然关心村里的发展,牵挂着有困难的乡亲。他说:“我现在一身轻松,可以更好地为村民做点公益事业了。”村里修路架桥,缺钱少料,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想办法;哪家遭灾,他送钱送米……为此花去几万元。

  “不管在职与否,任何时候都不能丢掉党员的本色。”宋先钦始终用行动诠释自己的这一信念。2002年,他被评为湖南省“十佳道德标兵”;2003年,他获十大“感动中国”人物推荐提名;2005年,他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2004年,宋先钦的感人事迹被总政话剧团改编成话剧《黄土谣》,在全国巡演。他的事迹还被搬上了银幕,作为建党90周年的献礼片——国内第一部由组织部门支持拍摄的“村官”电影《村支书》就是根据宋先钦“勇于承担责任、始终恪守诚信”的感人事迹创作而成的。

------分隔线----------------------------